走进一条小路,路过一个教堂,大门紧闭墙壁略有脱落,四周是古旧的民房和一所简陋到恐怖的学校,教堂孑然独立却又完美地融入气氛。
街边到处都有卖这样的香水瓶子,非常可爱。
夜晚。不会拍夜景,跪了。
大圣堂。

韶槿岚:

西塘。

到的时候正值中午,太阳毫不留情地把我们四个人晒得完全没有想动的欲望,千辛万苦地找到了预订的客栈之后大家干脆地决定下午就待在那里打牌,时间过得倒也快,五点吃完饭再进入古镇的时候确实没有那么晒了。原本想进几个景点看看无奈全部关门,于是大家就在镇子上随便转转等着夜幕降临。

后来到了北栅街的一个小店,里面正在放霸王别姬。虽然之前在学校看过一遍但还是忍不住坐了下来,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去看果然又是不一样的心情,知道了所有人的结局之后就觉得每一处伏笔都精致又残忍,在那样的年代里他们以那样的身份努力着,终究却逃不过既定的命运。有些东西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无数个人生选项只不过是带着你绕了好大的一个圈子,周而复始殊途同归,到了最后才知道原来是最初的风景。

民国悠悠,江水东流。

看完之后已经九点多了,盛夏的天终于全黑。站在桥上抬头望去,虽然称不上繁星,不过在几十公里外的苏州是绝对看不到这样的景致的。河上飘着星星点点的河灯,承载的是游客们或重或轻的愿望,与两边幽长的走廊上悬挂着的灯笼交相辉映,只可惜未能用相机记录下来。

路过某家店的时候结识了一只刚被剃毛的加菲,趴在地上摇着尾巴,伸手去摸它倒也不逃不恼,安安心心地享受着陌生人的礼遇。一直都羡慕一只猫的生活,趴在太阳底下睡觉,在柔软的毯子上翻来滚去,主人在的时候就撒娇,主人不在也一样自娱自乐。

后来到了酒吧一条街,铺天盖地的音乐声算是教会了我什么叫做震耳欲聋。彼此不熟悉的青年男女随着音乐摇动自己年轻的身躯,将灵魂出卖给酒精与快感,那样的生活才是我所完全不能理解的,但是如果能通过这种方式寻求到自己所追求的东西也未尝不好。由于听力的原因无法在那里久留,与同伴们快速穿过径直走回客栈。

后来和三个疯女人在房间里喝酒打牌到凌晨,过程不提。

由于健康的生物钟第二天最早醒来,然后杯具的就是同行的三位都想睡觉……于是一个人的旅程开始了。

先去了木雕馆和圣堂,九点多虽然还不算最热不够也够呛了。运气很好地蹭到了别人团的导游,一路上听听这里的故事,热到不行就躲进某家店吹吹空调。古镇的景大致都差不多,故事倒是各有不同,听导游讲解倒还算有趣。

印象比较深的是纽扣博物馆,走到二楼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一回头看到一橱窗被挂起来的民国衣服说实话……被吓到了。那样的悬挂方式真是充满了恶意,我还忍不住想象如果有人被那样挂在上面一定是翻着白眼凄惨无比。又想起同行的某个妹子说过“古镇这种地方阴气重,这里不闹鬼哪里闹鬼。”立刻浑身凉意转身下了楼。

当然一直到最后也没啥灵异事件,最遗憾的事情是没能去那里的鬼屋看看。逛腻了西式的鬼屋总觉得这种民国风的应该更加带感。

沿着烟雨长廊往回走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中暑的前兆,只有“客栈里有空调客栈里有空调”这个信念支撑着我一路走回去……即使有防晒霜和遮阳伞我还是觉得自己向中东人迈进了一步。直到躺到了床上才觉得活了过来。

因为巴士车次的问题没到一点就离开了,虽然最后还是因为没买到票坐了黑车回来【】到家之后的感觉就是好累好热不会再爱惹……

评论
热度(143)
  1. 3月8号农历廿一离开而已 转载了此图片
  2. 卡兹绵熹软装 转载了此图片
  3. 悲欣交集离开而已 转载了此图片
  4. liubo离开而已 转载了此图片
  5. Apple离开而已 转载了此图片
  6. 佳佳佳佳佳佳佳是大脸盘离开而已 转载了此图片
  7. 不是狡兔也三窟离开而已 转载了此图片
  8. 背猪的猩猩绵熹软装 转载了此图片

© 3月8号农历廿一 | Powered by LOFTER